招商热线:11140696366
您当前的位置:bwin > 官网新闻 > bwin文化 >
官网新闻NEWS

bwin文化

bwin注册梁文道:台主播不该恶搞李春姬新闻娱乐化很恶

    人民网北京12月22日电(记者 宋心蕊)朝鲜领导人金正日逝世消息传出当天(12月19日),台湾华视主播梁芳瑜扮“梁春姬”模仿朝鲜主播李春姬,以朝鲜语、国语交杂播报新闻,还唱歌自嘲是“大肠头”。播出后网络一片骂声,华视则在晚间新闻道歉,除了更换主播、制作人调职,该电视台新闻部经理也请辞。凤凰卫视12月21日播出的《锵锵三人行》评点了该事件,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:

  窦文涛:《锵锵三人行》,淑琬,今天你来的正好。

  陈淑琬:正好。

  窦文涛:在金正日的问题上,台湾同行犯了错误。

  梁文道:就是没有注意咱们昨天,你讲的那个纪律问题。

  窦文涛:没错,文道,这就可以见得出来,我多年在党的培养教育下,这个政治水平,这个政治觉悟,我昨天讲金正日我一开头,我就说我公布几条言论纪律,第一不能讽刺、挖苦、嘲笑;第二要尊重朝鲜人民的感情;第三不要怀疑别人政权的合法性;第四不要随便联系中国实际。

  梁文道:没错,太好了,他说的。

  窦文涛:就是当天,台湾的主播,这个姓梁的,她算主播,是吗?

  陈淑琬:主播的定义,就是我们一般理解的那样,但是它这个主播的定义,算是头衔是这么上,可是跟我们一般认知主播的定义是不一样的。

  窦文涛:跟你关系,还挺好。

  陈淑琬:对,她算我半个前辈,在台湾长期跑,她这一次出事的风波,就是她把自己自封为梁春姬嘛。

  梁文道:改名了。

  陈淑琬:就是学着朝鲜第一女主播李春姬嘛,要以那个敌人肝胆剧烈的嗓音报新闻。

  但是她却是在一个正规的播新闻的时段,他们的新闻主播还很严肃,在晚间时段,说好,至于大选的最新消息,我们立刻给我们的大选特派员某某某,你在此时都看不出有异,结果突然间,选到她那边,怎么一个人穿着韩服,就是李春姬播报类似那样一个山寨的画面出来,然后她用台湾国语腔,再加上一点点韩国的那种语气。

  窦文涛:好,你不用学,我们有样板,当反面教材,跟大陆的观众怎么说呢?基本上就等于是在新闻联播当中。

  梁文道:没错。

  窦文涛:说我们来看一下什么新闻。

  梁文道:没错。

  窦文涛:就来了这么一段,咱们可以看看台湾新闻的这个怪象。

  主播模仿李春姬电视台挨批

  梁春姬(主播):开火了哈密达,不是南韩跟北韩打起来了哈密达,而是马蔡之间已经开火了哈密达,看到了对手马英九自己来,这样讲话很累的达,春姫退驾。呜啦啦,呜啦啦,我是大长今的妹妹大肠头。

  窦文涛:这个老实讲,我的这个道德观,是宽到都没边了,她要是平常这么弄一下,也就可以,我觉得台湾的这么玩、闹,但是呢,为什么现在台湾人民都不干了,万炮齐轰,这我估计主播,大概是要,反正要内部检讨,好像华视总经理要辞职,是吧?

  陈淑琬:已经辞了。

  梁文道:华视是什么?华视是台湾的,以前国民党人统治的年代,国民党独裁年代,它全国只有三家电视台,华视就是其中一个,而且华视是有军方背景,是一个比较保守的,专业的老台。

  我们台很多人,吴小莉、胡一虎都是那来的,它那是一个新闻界的军校那个概念。然后这个台,你想看看,大家预期你会做最专业的事,相当于美国CBS这样的一个台嘛,那没想到你今天弄成这个样子,你是道德上比较宽松,我也很宽松,但是我美学上把的比较紧,我觉得品味太低了,这品味烂到什么,而且是新闻中做这种事。

  窦文涛:我觉得是娱乐节目,这么搞一搞也有点不对,这个其实说明,这还是一个岛民呢,你知道嘛,要叫我感觉不是说,对台湾人,我可能也有偏见,我老觉得地方有点小,地方有点小呢,它们平常,我就说过,我特别爱看台湾电视新闻,淑琬都说,这里有受众调查为证的,就是台湾人是看新闻,你刚才说的那个数据。

  陈淑琬:对,因为之前曾经有调查,台湾的观众看电视新闻的喜爱程度,高居整个东亚区域之冠,你知道因为台湾拥有电视机的人口当中,很多人你问他,大概八九成,他每一天他就会看一下新闻频道,如果说常到台湾去玩儿的人都知道,你到任何的店家,特别是小吃店,那个电视都开着新闻频道。

  窦文涛:因为它的新闻比娱乐节目还好看,我有时候在酒店晚上不睡觉,我就能一直看,你就觉得这帮人非常有意思,它这个从早到晚基本上全台湾岛的交通事故,捋了个遍,哪儿跟哪儿碰了一下,猫丢了去找,反正呢,没有国际新闻。

  梁文道:没有。

  窦文涛:所以我为什么说,我说它这个小岛,它不太知道外面的事,你像咱们给训练了这么多年了,咱们大体上,其实这叫一种人情世故,人与人之间,私人之间有人情世故,其实就往往这个大的国际层面上,也有个人情世故,就是你得知道这是人家国家死人,而且是死一领袖,那么你再这么搞,会引起人们什么反映?这过去咱们平常讲的,什么政治觉悟,跟这个有关系。

  梁文道:可是我觉得这个时代,还不只是伦理问题,就是你任何人拿别人的死亡来开玩笑,不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,你都会觉得品味很低。举个例子像美国这几天也有很多人幸灾乐祸,对不对,因为美国那种共和党保守鹰派,很恨金正日嘛,对不对,就说他下地狱了,怎么样,但是是政客,自己说这么话,它那些保守的电视台,比如说我那天特别去看(英文),它也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,它会找评论员出来,可能骂他一通,但是正了八经的报,绝对不会这么恶搞。

  这个恶搞是很恶俗的,但是你刚刚说的这个地方小,我不太同意,香港地方不小嘛,我觉得反而从电视新闻,不讲报纸,电视新闻角度来讲,我觉得香港是个很小的地方。

  窦文涛:我觉得是这样,香港是有章法,有专业,香港的这个新闻呢,是英国的影响,是英国那边来的,所以你看台湾的新闻,我感觉是美国,它搞这种主播偶像化是美国那个体制,你看BBC这边的体制,香港的新闻主播,不是当名人伺候的,甚至就是个普通记者,你看你什么时候知道香港台有什么著名的新闻主播。

  梁文道:也有了,后来也有一些美式影响,但是我觉得香港,我挺佩服我们香港这方面的同行,就是一直这种伦理底线守的很稳。

  窦文涛:因为基本上来说吧,我觉得香港的新闻部,还是较为独立的,虽然这些年也未必,但是它基本上有这么一个操守,而且我为什么说香港分的明白,分的清楚,你看台湾人,包括我们大陆人,我们其实更像,有点这行跟那行分不太清楚,你比如说一新闻主播,它也好像可以是一个娱乐节目主持人,有时候,你看在香港,不是没有这个恶俗的,什么香港,但是它在娱乐版,狗仔队什么这些香港也疯狂,但是香港的正经新闻节目,是很严肃的,它根本就不是一波儿人,根本不允许。

  梁文道:是分开的。

  窦文涛:对,你新闻部的你搞什么这种综艺、娱乐,搞这个穿上一身韩服,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你看台湾,好像可以这样互相意淫,意淫是吗?

  陈淑琬:对,但这次的这个事情,这个梁春姬事件,这个事件者梁妈,我们都叫她梁妈。

  窦文涛:她不叫梁春姬,是吗?

  陈淑琬:对,她不叫梁春姬,她只是姓梁,她就借用了这么样的名字梁春姬,我自己实际,我们在台湾跑新闻的时候,我们的感觉是这样子,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?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在新闻战场上,我绝对佩服,台湾的很多新闻同业,战力非常够,但是呢,我们都觉得战场上很多时候不是,并没有不会打仗的兵,而是有很多不会带病打仗的将军。

  其实台湾很多的媒体问题是在这边,比如说台湾媒体的建成,它们的老板到底懂不懂叫什么新闻?对不对。

  窦文涛:对,我也觉得挺奇怪,她穿成这样上新闻联播,她有监制,她有领导嘛,他就让她这样弄嘛。

  陈淑琬:对,刚才文道也讲,这竟然是发生在华视,你像华视2000年之后,台湾的很多有线新闻台,起来了之后,有线新闻台在台湾,它们一天每一节整点都有播新闻的,跟凤凰资讯台很像,老三台,我们早就传说中,我们嘴巴里面说的,就是台视、中视、华视,是我们观念中的老三台,大家新闻是不会看这三台的,锁定不会看这三台,现在台视、中视已经民营化了,那你为了要增加这个收视,用这样子的一个借口,但是你拿的是官方的预算,在把关上,完全荡然无存,这大家当然是很批判。

  但是现在,台湾的新闻圈同业,这几天都在热论这么样的一个话题,大家其实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,是心痛,心里非常的难过,觉得这可能对台湾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契机,是不是在这个时候把多年来大家对于媒体不应该媚俗,跟低俗化的这种问题,还有政府长期以来不愿意把心力花在政策整治媒体这一块上头呢,好好的来做一个盘算,来做一个点算。

  窦文涛:我觉得这个,这是没办法,就是说你要给台湾的这种老百姓,它们原来说过,我听一虎就说过,你要都报凤凰的这种新闻,给台湾的观众,那新闻节目可能就没什么收视率了。

  陈淑琬:我有一点点不同的想法,我觉得这样很吊诡,就是很多时候,台湾的新闻那些主管们,说你一定要这样子,才有人家看,所以搞的在正规新闻播报的时候,我们看到女主播,她肯定要穿的很低胸,甚至还戴一个闪来闪去的一个耳环,但是她嘴巴里面却报的是,我们今天看到国民党主席马英九,民进党主席蔡英文,你就会觉得这两个很奇怪,要么你明白告诉大家我另辟一个比较轻松类型的新闻,而不是说那种正经八百的新闻,但是在做过市调的时候,又很吊诡的发觉,台湾的民意对于新闻媚俗化,已经感到厌烦,到底是谁在操纵收视率,台湾能够参考收视率的就只有一家,什么盖洛普,问题是它们的很多民调,大家也开始做一些质疑,所以我们在讨论,当没有了收视率,台湾的这些新闻频道,它到底要怎么去做节目跟做新闻,凭什么我们觉得,因为观众爱看,这句话到底是从哪里来,约定俗成,有没有人去做一些坚持,去试试看,因为台湾的群众口味既然那么容易操纵,就可以去做一个领头羊嘛。

  窦文涛:爱看的事有很多,(你让马英九脱光了看看),大家也都爱看,但是爱看,它不等于就得能看,《锵锵三人行》广告之后见。